CIS科研项目:什么才是顶尖教育该有的样子?

 

2019年10月9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来自美国的科学家John B. Goodenough、M. Stanley Whittingham 和日本科学家Akira Yoshino,以表彰他们在锂离子电池研发领域作出的贡献。

John B. Goodenough是锂电池之父,他使锂电池体积更小、容积更大、使用方式更稳定,从而实现商业化,同时开启了电子设备便携化进程。Goodenough(古迪纳夫)直译过来就是“特别好”,“特别好”教授已经97岁,是有史以来获得诺奖年龄最大的人,同时他也被人称为“业界传奇”。

 

“特别好”教授从小患有阅读障碍,上学时也因此选择读数学(要读太多东西的都排除了)。到了30岁才入行开始读物理博士,54岁才开始研究电池,90岁开始研究全固态电池。他说:“我只有90岁,老子还有的是时间。”

诺奖消息公布后,“特别好”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仍在工作,还会继续做科学研究。

“特别好”教授的履历发人深省:为什么美国教育可以培养出这样终身求知、大器晚成的传奇人才?

当下中国,许多父母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从“赢在子宫”开始,到各种各样的大量的补习班、培训班,为了孩子的教育,家长们想尽一切办法,忙得“不配有梦想”。



                        香港综艺节目《没有起跑线》中一位二胎妈妈

在这种高强度高压下,孩子们的确获得了更多的知识, 可是求知欲呢?他们更多的是内心其实充满着对于无知的焦虑,总想把一些东西装点在身上来让自己更好看,别人有的我也要有,鲜少真正的求知欲,更不能发掘出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当然不能把死知识变成活知识。

 

“知识焦虑”和“求知欲”最大的区别是,求知欲是谦卑的,对知识、学习的热爱是水到渠成的。有了这种“谦卑”,渐渐地,你才能建立自己的价值体系,自己想要什么,自己知道什么,自己可以做什么——这是一种准确的自我认知。

人云亦云,亦步亦趋,让别人的脑袋为自己思考——没有独立思考、没有批判性思维、没有创新意识的孩子,就是被教傻了。然而,危害更大的“被教傻”,是在正确答案下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地扼杀孩子的独立思考、绞杀孩子的批判性思维、虐杀孩子的创新意识。                                                                                       
                                                                            ——著名旅美教育家黄全愈

CIS科研项目:真正的顶尖教育是怎样的?
 
一千个老师也许就有一千种教育理念,我们无法窥探到世界上所有优秀的教育者的秘密,所幸CIS拥有这许多成功的顶尖教育者,让我们可以聆听到他们最真实的声音。

                                 

                               布朗大学化学系终身教授Jason Sello

在我的课堂上,我非常鼓励学生去问问题,去挑战,去深入思考,去做自己思想的主人,去掌握自己项目的主动权。能看到学生去接受这些,掌握学习的主动权真的是太棒了。我真的希望学生到这里来,开放自己的思维,期待被挑战,也敢于去挑战他们的教授,用尊重的方式,也要用他们靠自己获取的信息。这些都会有利于他们将来的学习目标。


                       耶鲁大学统计和数据科学终身教授John Emerson

我不想直接告诉学生他们需要做什么,我只想提供给他们足够多的信息让他们能够自己把问题搞清楚。我试图让他们相信学习的过程,学习怎样解决问题的过程比问题的答案更重要。我还希望他们能够抓住机会,学会平常心对待犯错误。我发现犯错误让学生感到非常不舒服。有可能犯错对他们来说似乎是非常糟糕并且一定得避免的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学生如果愿意去抓住机会,冒着可能犯错误的风险,这其实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是一个学生可以更好的学习知识的机会,而不是被动机械地去记忆知识。所以我一直强调学习过程的重要性,犯错误和从错误中学习的重要性。这就是我们在CIS项目中试图去完成的事情。


                    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终身教授Jonathan Aldric

我认为CIS项目是非常有效果的。让他们体验这种他们在国外可能受到的不同的教育,不同于他们在国内的经历,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在项目中,当我跟我的学生一起工作的时候,我观察到一开始也许他们会比较犹豫,不敢跳出既有的事实规范和学习模式。但是我也看到他们很多人在研究项目中表现非常棒, 他们提出自己的想法,独立解决问题,去外面收集文献。通过体验和目睹这种国际模式的教学方式,他们能够做到这些,这对于学生的思维方式和创新能力都是非常重要的。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系终身荣誉教授Chales Pugh

(我的一个建议是)追求你最喜欢的科目,很简单。尝试看得比教科书或老师指导的内容更深入。要提出问题,保持怀疑,不要接受老师说的一切。我最喜欢的一些经历是,当学生反驳我时,有时候我也会错,这意味着学生真的有集中精力听讲。因此,我建议学生要持怀疑态度,不要以书本为准,质疑他们。


                                密歇根大学天文系终身教授Eric Bell

我对全世界的学生都有这样的建议,参与并尝试进行一些独立的研究,无论它是关于专业领域使用的数据集,还是仅仅是探索自己一些想法。我认为这是一种开始思考问题的有效方法,就像科学家一样。因为当我们提出一些东西时我们不知道答案,我们必须找出答案,你知道,寻找答案就是开始于这种想知道要是做了什么会发生什么的好奇心的。任何尝试都不是按计划进行的,学习始于你的一个玩笑,继续学习,继续学习,阅读论文,然后看看其他人如何思考同一问题,确实这是一个很棒的环节,最终你自己建立了真理,而不是听教授说。我实际上是在尝试在教室中营造这种环境,我觉得所有学生都应该参与其中,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学生可以自己做的事情。


                            耶鲁大学电子工程系终身教授Roman Kuc

(我的)课程为学生提供了将理论应用于研究的机会。我告诉他们我希望每个人都尝试你的第一个想法,这可能是错误的,但是我希望你了解为什么它是错误的,并加以解决,以便使下一个想法更好。我并不希望一开始就获得完美的结果,因为这不是学习过程,人总是从必须改进系统的问题中学习。

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名校教授们并不是一味地向学生灌输知识,而是注重学生的学习过程,注重培养学生的4种能力:

1. 搜寻、评估、筛选、分析、批判、汇整的能力

2. 提出问题并批判性思考问题的能力——还包括挑战权威

3. 创新的能力

4. 表达和沟通能力


假如你问任何一个美国知名大学的教授,有哪些技能是学生应该掌握的,以便他们能够顺利进行大学的学习并取得成功,那么,恐怕以上4点也是他们将重复提及的。
具体以历史学习为例,CIS的教授普遍的教学方式是鼓励学生通过对证据和史实的整理,对历史事件和趋势作出解释,和别人的观点进行碰撞和思辨,从而触及到历史学习的本质,真正激发学生对历史学习的兴趣。


                            James McClain 布朗大学历史系终身教授

我(在CIS)教的课程是关于日本的历史。从日本的起源到现代社会。这个课程基于我在布朗大学的一门课。学生会有很多方面的收获。我想在智识上可以让他们学习美国历史学家是怎样思考和分析历史的,这一点可以通过他们体验课堂上的讨论和毕业设计展示的方式学习,习得如何分析话题,如何获取研究文献资料,如何分析那些资料以及如何根据他们分析出来的论据写成论文。学习日本知识也可以获得综合智力的提升,学到如何从调查问题到最后得出结论。另外,我的课程是强调讨论的,我们几乎每天都讨论,发展这些交流能力,表达能力和写作能力是一样重要的。这个项目也是把美国的课堂体验带给学生,在美国课堂模式下,学生要尽可能的参与讨论。


                             Guy Rogers 卫斯理学院历史系终身荣誉教授

我觉得教学生做科研最好的是让他们真正投入到资料研究中去。根本上来说,实践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而不是等着教授站在那儿告诉他们这个故事是什么,这是答案,现在你们再复述回来给我。它会带领学生进入我预设的背景中的古代世界,让他们来创造故事,同时也要看这个故事的内容和它的意义是否是合理地基于历史事实的。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教学经验。

所以什么才是顶尖教育该有的样子?这个问题也许没有标准答案,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从CIS科研项目的这些全球顶尖名校资深教授的做法中得到一些思考和启发。同时,我们也确信,CIS的科研教育也是顶尖教育的一种样子。 CIS希望,未来我们的学员站在人类智慧的星海里,伸手可以去摘那灿烂的真理和智慧的结晶,低头可以侃谈理想未来,动手则能改变现有人类社会的问题。